8n4xx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260,曖昧的風情畫:第八章(4)閲讀-t08hc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
罗菲把录音笔打开听了几遍,说道:“你有进行过声纹分析吗?可能那个男人的声音就是花康的,说不定男人的声音是经过处理的,也有可能是人平时是什么声音,有时候说出一句话的声音,不是属于他原本的声音,我们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录音笔中,男人就说了一句简单的话,所以我们不能草率判断那是不是花康的声音。”
马聪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不过,他为什么要处理声音呢?如果有这种可能的话。”
今生前世香料店 洛洛依可
醫手遮天:重生之毒妃風華
罗菲道:“若是他要勒索周凝雪的家人的话,他想匿名勒索,不想让对方家人听出他的声音。或者就像我推测的那样,可能是他无心说出了那样的声音。”
马聪道:“你的意思是那支录音笔可能是用来勒索周凝雪家人的,也可能是用来威胁周凝雪的。”
罗菲道:“是的。”
马聪道:“最近警局要处理的事很多,我脑子没有一日是清醒的,你帮我调查一下,那支录音笔的声音,究竟是不是花康的?他那样录音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最主要是找出他是杀害周凝雪的凶手的证据,单凭一支录有勒索内容的录音笔不能判断他就是凶手。”
罗菲道:“——我会竭尽全力去调查。”
3
马聪从警局出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他不是在加班,而是坐在办公室发呆。
陈耀整日忙碌着,边处理着别的案子,边调查着周凝雪情人的动向,马聪又不能很快确认“第二杀人者”是谁?只得耐心等待罗菲的调查,这种等待是折磨人的,简直不是滋味……生怕陈耀先于他找到凶手了,还调查到他的头上了。
他回家也是一个人呆在冷冰冰的宿舍里,不能入眠,总是胡思乱想,不过今天感觉很困,所以起身回家睡觉了。
这么晚了,几乎没有公共交通了,只得打了出租车回去。
马聪到了家的附近,瞌睡没有了,竟然饿了,看路边有烧烤,便停下来烤烧烤吃,这时,他才发现,先前一直跟在后面的一辆出租车,离他不远停着。
难道有人跟踪我?
马聪这样思着。
谁会跟踪我呢?真是多虑了,马聪估计是自己最近神经太过敏感了。
马聪吃完烧烤,看那辆出租车还没有走,但明显车上有人。
马聪走在马路的路灯下,发现有一个男子跟着他。
指剑笑天下 皓风影月
马聪加快步伐,回到家,拿了插在门把上的报纸,正要开门时,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
马聪警觉地把锁插入锁孔, 扭了一下,门打开了,赶忙闪进去,一个人影紧接着也闪了进去。
马聪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入室抢劫吗?哼……他是训练有素的警察,才不会害怕这样的小毛贼呢?
等他回神看那人时,那人坐到了客厅窄小的沙发上,还翘起了二郎腿……
那个高大结实的男子戴着一顶像美国西部牛仔戴的那种帽子,把脸快遮掩完了,等他取下帽子露出脸时,马聪惊得目瞪口呆,支吾道:“花……康,你怎么到我……我家来了?”
“只允许你去我家,就不能让我到你家来?”花康道,“而且我还知道,你跟踪我好久了。你趁我不在家,擅自闯进我的家,这样是违法的,你作为警察,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行动的严重性么?”
马聪靠着沙发对面的桌子上,说道:“你今天跟踪我来,又是什么意思?”
花康道:“取回我的东西。”
马聪故作惊讶道:“取回你的什么东西?”
天道系列:秦時明月今生緣 木子華少
花康道:“明知故问,马上还给我。”
马聪道:“你勒索周凝雪的那支录音笔是么?”
花康严厉道:“还给我!”
马聪道:“你承认那是你勒索周凝雪的录音?”
花康皱了皱那两道细眉,说道:“不对……你怎么知道那个录音笔是我勒索周凝雪的?”
马聪道:“我是刑警,一直在调查周凝雪被谁谋杀了,查到你可能是嫌疑人。”
花康道:“我是问你怎么知道,录音笔中女人的声音是周凝雪的?”
马聪道:“这个不用你管……你是承认录音笔中男人的声音是你了?”
花康道:“是不是我,这并不重要。”
马聪道:“周凝雪是你杀的?”
花康道:“周凝雪不是我杀的,是另外其人。”
马聪诧然道:“另有其人?难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花康道:“可能是那个警察,也可能是那个像幽灵一样的人。”
马聪听他说“警察”两个字眼儿时,浑身一阵燥热……好似突然被人残忍地丢进了火堆里。
花康说可能是那个警察,是不是在说他呢?马聪绝望着这样想着。
三眼艳情咒 骷髅精灵
马聪追问道:“那个警察是谁?”
花康道:“不知道,究竟是那个警察!不过周凝雪被杀害那天,有个警察去找过她。”
極道武帝 蔣良
马聪背脊一阵发凉,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花康道:“呃……你一下听出录音笔里女人的声音是周凝雪的,不会你就是周凝雪说的那个警察吧?”
马聪道:“我不认识周凝雪,声音是我向他熟悉的人确认的。”
末世之我是僵屍又怎樣
花康道:“我知道你是负责周凝雪案子的警察,我不知道你怎么找上我的,而且似贼一样,闯进我的私宅,我没有去警局告发你,让你去蹬大牢,算是对你的仁慈了。”
凉秋一葬 空楼去人
马聪道:“你不敢报警,因为你可能是谋杀周凝雪的凶手。”
花康道:“我说了,凶手不是我……谋杀周凝雪的可能是一个警察,或者是那个幽灵似的人,我看见了他的背影。”
代嫁格格 韦晴
马聪道:“说的详细一点!不然我会怀疑你是杀害周凝雪的凶手,那只录音笔对你不利!”
花康道:“周凝雪被人杀害的那天夜里,她给我电话说,说有一个该死的警察差点把她掐死了,所以让我过去陪他,她恨害怕。”
美男夫君快上鉤
马聪再次确认道:“他没告诉你,那个警察是谁?如果告诉你了,请你现在告诉我,这为死者找到凶手很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