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45n精品都市言情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txt-魔童哪吒2-第二百一十二章:得了便宜還賣乖閲讀-u6qtv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若姬发兵败身死,日后封神之时必然能获得一个正神果位,甚至在三百六十五路正神之中排名靠前。阐教多一个正神果位的有力竞争者,我们一方就会少一个位置,因此姬发不能死。”苏瑾解释说道。
闻仲怔了一下,旋即感叹道:“难怪国师能够以一己之力撬动天下大势,至少这份细致是吾等远远不及的。”
苏瑾摇了摇头:“太师过誉了,我能想到这些,盖因教主提点……”
闻仲对此不置可否,道:“周国叛乱已平,我准备班师回朝了,国师与我同归?”
苏瑾摆手道:“朝歌我就不回了,你回去后代我向大王辞行吧。封神之战已经结束,我和我所在乎的人尽皆平安,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等姜尚封完神后,我就准备隐姓埋名,云游天下了,届时世间再无申公豹!”
霸道淩少的小妻子
闻仲错愕道:“国……师叔,听你这意思是,连截教都不回了吗?”
“随缘吧,缘分到了,不知不觉间就回去了。”苏瑾笑着说道:“哪吒,敖丙,走吧,随我去岐山,等待姜尚封神!”
十日后,傍晚。
朝歌,王宫,金銮之巅。
一身白金色帝袍的纣王负手而立,双脚宛若磐石般站立于砖瓦之上,抬目眺望着远方,仿佛是在观看着自己的万里河山。
“大王在看什么?”刚刚班师回朝的闻仲来到金銮殿前,站在白玉铺就的地面上,举头望向看起来已经不再年轻的国王。
极运小子
“我看到我殷商的气运已经达至巅峰,天下和平,国泰民安。”纣王幽幽说道。
“老臣恭喜大王。”闻仲说道。
“不必恭喜,这只是结果,功绩却不是我的。”
闻仲沉默了片刻,道:“大王不用担心有人会功高震主,国师大人说他不会再回来了……且这些年来,老臣东征西讨,也很累了,因此打算告老辞官。这天下,终究是大王您一人说了算。”
“都是聪明人啊!”纣王笑道。
—————
闻仲默然不语。
他以为他猜到了国师承诺不再回朝歌的原因。
自国师出道以来,锋芒毕露,盖压群臣,将国政大权尽皆操控于股掌之间。
整个殷商,上至君王,下至百官,对其言听计从,可谓一言九鼎。
彼此国家动荡,诸侯势大,阐教群仙敌视殷商,以至于殷商靠着国师才能存活,因此没人对国师的权柄有何异议。
金枝玉妃 南茶
可如今天下安定,诸侯沉沦,阐教大败,若国师归来,这殷商朝堂该听谁的?
大王总不能做一辈子傀儡吧?
想通了这一关窍后,闻仲又转而联想到了自己。
他本是三朝老臣,又是当国太师,如今携带大胜之威归来,百官莫敢不从,这本身就很犯忌讳。
何况既然国师都退了,他还坚持什么?人间的权势富贵,还不值当他这截教三代精英弟子贪图。
“无论是国师,还是太师你,寡人从未担心过你们会功高震主。”君臣间相互静默了良久,纣王淡淡说道:“国师懂寡人,而太师你,反而不懂啊。”
闻仲面色微讶,拱手道:“还请大王赐教!”
纣王摇了摇头,不愿在这件事情上面过多口舌,转而放出了一个大消息:“太师乃仙门中人,看似垂垂老矣,实则寿命还长,就别急着辞官了。倒是寡人,想要退位了……”
闻仲满脸错愕表情:“大王如今正春秋鼎盛……”
“我准备将王位传给郊儿,太师可愿做四朝元老,帮着郊儿坐稳大宝?”纣王打断了他的话语道。
闻仲盯着纣王看了很久,好似完全不认识他这个人了一般,良久后摇头道:“还是算了吧……老臣确实是累了。”
冷少用過請買 九白
“那就一起退吧。”纣王呵呵笑道:“千百年后,你,我,国师三人,未尝不是一段佳话。”
闻仲抿了抿嘴,哪怕知道纣王不想说,还是忍不住地旁敲侧击道:“退位之后,大王准备去哪儿?”
纣王笑吟吟地说道:“那就得麻烦太师告诉寡人,国师如今在哪里了……”
翌日,清晨。
周国,岐山。
苏瑾脸色诧异地眨了眨眼,盯着面前的一位国字脸,浓眉大眼的中年男人道:“你居然走出了东海炼狱?”
“作为战胜方,阐教都被我们击败了,我为什么不敢走出炼狱?”东海龙王化形的中年男子道:“不过申道长,你是不是欠我们东海一点东西?”
滅世劍尊 黑澀白天
“我欠你们什么?”苏瑾不解地问道。
“我们龙族枕戈待旦,整装待发,就等着道长你召唤,在这场杀劫中一鸣惊人。但是我们等了三年又三年,等了三年又三年,最终却等来了封神之战已经落幕的消息……你说我们龙族是不是很冤?”
苏瑾瞪大了眼眸,盯着这老妖怪看了很长时间,见他丝毫没有玩笑的意思,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了:“敖广,我警告你啊,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不是聋子,更不是瞎子,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汜水关前死了多少神魔!
千年散仙,万年神圣,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上古妖神,上古神兽,如同草芥一般凋零。
若是将你们四海龙族召唤来了,一场大战过后,你们龙族还能剩下多少血脉?
将你们放到最后,这是我看在敖丙的份上,给你们龙族的优待,你是撞客了连这都看不出来?”
东海龙王被他喷了一个狗血淋头,这才渐渐回过味来。
其实他只是陷入了当局者迷的怪圈,只是觉得,他们龙族为了封神之战,准备了那么多年,准备了那么多精力和心血,结果到头来却什么都没用上,一时间被巨大的失落感冲昏了脑子,这才有了内心中的不满。
现在被苏瑾点通后,东海龙王那张老脸都快变成赤红色的了,下意识地转身想走,却被苏瑾拉住衣袖,继续火力全开的喷道:“这些年来,你们龙族并未付出太多东西,却在人间收割了无数信仰,殷商境内,道统之中,除了截教之外,便是龙族为尊,这笔帐我们该怎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