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hp8火熱都市小说 我在末世種個田笔趣-第三百二十四章 家,遺址?展示-6tent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
上了冯五的车子,陆远有些不解的指着车上的另外两个人。
“他们是什么情况?”
冯五裂开嘴露出了满嘴的黄牙说道:“唉,你们不知道,这一路上太危险了,所以带两个人伪装一下!如果路上遇到盘查的话,你们不用出声,他们说话就行!”
三国之蜀汉中兴 寒塘鸦影
陆远皱了皱眉头,但是却也没多问什么,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套路,但是这显然是对方的一种伎俩,只要是能顺利的到达晋省那边就成,陆远现在也不祈求太多了。
车子发动起来,车斗后面的两个人还专门的拿出了两个盒子给众人示意了一下。
“脸上都摸一下吧,对了,你们身上的衣服太招摇了,都换下来吧!”
“什么?还要换衣服?”韩文一听顿时有些不乐意。
其中一个男人脸上露出了一丝猥琐的神色盯着韩文看了看说道:“如果你不想被抓了卖到窑里的话,最好还是换上我们这身衣服吧!”
陆远也是直皱眉头,他们递过来的衣服上一股臭烘烘的味道,就像是在下水道里捡的衣服一样,离着老远就能闻到其中刺鼻的味道,更别说穿上了,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不换行不行?这衣服实在是太臭了!”
希文则是直接拿出了一把刀子将自己的衣服给割出来几道口子,然后又从车都上抓了一把灰抹在上面。
“这总可以了吧?”
两个男人讪讪一笑点点头:“也行,不过一会出了问题就不能怪我没提醒了!”
于是陆远几个人开始拿出刀子将各自的衣服给划出了一条条的口子,脸上和头发上也都弄得脏兮兮的,让每个人都看起来像是难民一样。
果不其然,过了没多久,车子忽然被一伙人给拦住,道路中间放了一堆大石头挡住了去路,而路两旁十多个人手里拿着各种武器慢慢的将车子给围住。
为首的一个人一脸的刀疤,看起来十分的难看。
只见对方慢慢的走到了跟前,还不忘朝车上打量了几眼。
“下车!”男人冲着车上的人喊了一声。
冯五赶紧的打开了车门,然后一脸殷切的走到对方跟前,满脸含笑的说道:“哎呦,这不是王哥嘛!小弟冯五啊,你是不是贵人多忘事忘了我啊!两个月前我还专门给你们送了点粮食呢!”
“冯五?艹,是你小子啊!你特娘的不是在搜寻队干活的嘛,怎么又跑这来了?车上拉这么多人干什么?是不是又做了你的老本行了?”
冯五满脸含笑然后拿出了半包香烟抽出了一根递了过去:“嗨,现在好久都没有开张了,我这一家老小都得养活,这不没办法,帮着几个兄弟去那边寻点活路!”
“呵!你他娘的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人贩子就是人贩子,少他妈的给自己脸上贴金!”
“是是是!王哥教训的是,那啥,你看我今天来的急,要不下次!下次我把过路费给你补上?”
“什么?下次?你特码的当老子开善堂的啊!不行,一个人一百块!少一个子都不行!”
冯五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恼怒,但是强压下自己心里的怒火,露出了一脸难色:“哎呀,王哥,你瞧我这也是小本买卖,这一趟也就挣个零花钱,一个人一百我能赔死啊!”
“呵呵!这管我什么事!我说了,一个人一百,少一个子都不行,不然你当我这么多兄弟都在这边喝西北风呢!赶紧麻利的!不然人都给我留下!”
王哥显然是骄横惯了,根本就不给冯五一点点的面子。
冯五的脸上一阵阵的犹豫,就在王哥手下的几个人准备将车子给放车气的时候,冯五终于咬咬牙喊道:“别别别,我给,我给还不行嘛!”
说完,冯五从口袋当中掏出了几张崭新的钞票递给了对方。
“王哥,你是真的狠啊!不给留点活路了!”
拿了钱的王哥一脸喜滋滋的,根本不在乎冯五脸上的表情,抬手冲着手下的几个人喊道:“放行!冯五,赶紧滚!”
冯五一脸沮丧的开车离开了,不过刚过检查口的时候,对方的脸上再次浮现出来了一抹得意的神色,朝着窗外啐了一口口水骂道:“狗日的,跟老子玩!哼!你们还嫩点!”
看到冯五的样子,陆远几个人顿时相视一眼有些无语,感情刚刚对方这是在装呢,不过说实话,这表情和动作真的是到位,如果不知道的话,真不知道他是装出来的。
车子继续朝前开,连续经过了几个检查站,基本上都是每人一百块,大大小小一共十多个检查站,基本上没走多远就有一个,这么密的检查站让陆远都感觉有些咂舌。
终于是开到了一块开阔地,冯五停下了车子示意众人下来补充一下水和吃的,毕竟已经连续开了七八个小时的车,人也是十分的疲惫。
众人围坐在一起,冯五从车上拿出了一些食物摆在了地上,陆远看着地上的食物顿时直皱眉头。
而另外两个人则是赶紧的抓起食物狼吞虎咽起来,冯五见到众人没有吃东西的打算顿时愣了一下,接着似乎想起来了什么。
“呵呵,各位,接下来的路不是那么好走了,你们最好还是吃点吧!不然真的挺不过去的!”
陆远摇摇头:“算了,你们的东西我们吃不惯!还是赶紧的出发吧!”
冯五三人都是一脸叹息,却也没在多说什么。
好在陆远有次元空间,从口袋当中翻找了一阵,再次利用意念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些肉类分给其他人。
韩文已经多次见到陆远就像是变戏法一样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不少的东西,但是想问却也没有多问,只当是自己看错了。
吃饱喝足,冯五招呼众人上了车。
行驶了一段时间后,车子开到了一个峡谷当中。
车斗后的两个人顿时一脸紧张兮兮的拽住了车斗旁边的铁架子。
“你们最好抓好扶手,不然的话一会可能会掉下去!”
刚说完,冯五也是回头看了众人一眼,然后通过漏风的车窗喊道:“抓好了,我现在要冲过这个峡谷!”
陆远几个人赶紧的拽进了身边的东西。
车子慢慢的开始加速,两侧的风不断吹着众人,扬起来的风沙顿时让车子后面留下了一条浓浓的烟尘地带,根本就看不清楚任何的人和物。
就在这时,希文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恐惧喊道:“艹!前面有人堵路!”
陆远几个人也是赶紧的扭头朝着车前方看,果不其然,就在几百米远的地方站着满满的人,他们把整条路都给挡住,但是由于天色太黑,车灯也是不断的摇摇晃晃的,根本就不容易辨识出前面的人。
入心医你
“这里就是那些黑人的地方了!我们要冲过去,要是冲不过去的,咱们可能就得死在这里了!”
车速再次提高了起来,陆远甚至能够从空气当中嗅到一丝浓烈的大便味道和尿味,还夹杂着一丝鲜血。
道路两旁一个个的树枝上挂着的都是一些骨头,陆远定睛一眼,上面挂着的竟然都是人的骨架,由于没办法统计,陆远只感觉一阵头皮发麻。
“冲!”冯五的脸上带着一丝异样的紧张,他已经将油门踩到了最低,发动机发出野兽般的咆哮,但是道路上的碎石实在是太多了,车子不停的剧烈摇晃。
陆远终于是知道了为什么他们会让自己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因为这种地方只要是自己没有抓紧的话,很可能就会摔下车子,而掉下去的后果不用想象,一定会成为那些黑人的晚饭。
“嗖”的一声,一只弓箭冷不丁的从一个犄角旮旯射了过来。
车上的人都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大家都尽可能的将自己的身体弯下去,以免被两边的暗箭射中,谁知道这弓箭上有没有什么毒,但是陆远却是想起来了在人与自然当中看到的那个场景。
都市千年之戀 郁孤書生2017
几个浑身穿着树叶衣服的人光着脚走在原始森林当中,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竹管或是弓箭,箭头上一只细细的箭头,上面涂抹的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箭毒蛙的剧毒,据说这玩意一克就能够毒死数百人,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车子越是朝前开,两边的袭击也就越剧烈,除了弓箭,还有石头,木棍和一些大便,陆远简直都被这种场景恶心死了,你特娘的拿大便是几个意思?这玩意有杀伤力?
车子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是石头和木棍以及大便扔在车上的声音。
冯五开着车子尽可能的寻找着没有石头的路,似乎是因为他们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这些人并没有来的及准备的太充分,多少有点地方可以通过。
“嘟嘟嘟”冯五疯狂的按着喇叭。
“你他娘的想死啦!快让开!快让开!”
冯五的眼中泛着红光,因为就在几百米远的地方有十多个孩子挡在了路中间,道路的两边都是一些巨石,根本就无法通行,想要通过这里,就只能从这些人的身上碾过去。
大狂帝 星鬥小柿子
到底冯五还是心中还是有底线的,他不想杀害这些无辜的孩子,但是这些孩子的眼中都是闪着狂喜的神色,他们一个个的伸出自己黝黑的小手,就像是小时候的孩子跟大人讨要零食玩具的样子。
“混蛋!这帮疯子!不管了!”
冯五咬咬牙,然后一脚油门直接冲了过去。
“噗噗噗”车子距离的摇晃起来,车轮底下立刻甩起来了一道道的鲜血,走在路上也有些颠簸。
冯五此刻浑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
行驶了半个多小时候,终于在一处裂谷附近冯五吧车子停了下来。
“艹艹艹!这般疯子!”
冯五痛骂着远方的那些人,但是却又无可奈何,一脸的负罪感让他此刻心中实在不好受。
陆远几个人也是被颠的不行,检查了一下各自的身体,好在都没有受什么太重的伤,倒是每个人基本上都挂彩了,毕竟数百个人拿着石头木棍朝着车上扔,就算是车子再快也是会有命中的。
陆远的脑门上被石头砸了一下,一块淤青让他疼的呲牙,希文的肩膀上被一根削尖的木棍刺了一下,留了一点血。
其他的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受了一些伤。
冯五指了指裂谷对面的地方说道:“前面就是晋省了,要过去的话咱们得穿过这个裂谷,不过这裂谷的宽度和深度都还算一般!你们是休息一下再去呢,还是现在就走?”
陆远拿出了望远镜朝远处望了望,顿时心中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碎裂的顶棚,这个顶棚他是不能够再熟悉了,那种特殊的材料正是他带着人加工的防雨棚,就是为了防止嗜血黑甲虫的,其他的地方或许有,但是陆远觉的那里就是了!
“现在就过去!”
说完,陆远也等冯五回车上拿工具了,直接将车门打开,然后从副驾上将绳子和工具给搬了出来。
有过一次下裂谷的经验,陆远对于绑绳的技巧十分的熟练,几分钟就已经将绳索给固定好,然后将绳子的另一端绑在了自己的身上开始往下走。
其他的人也一个接着一个的跟着绳子往下走。
两个多小时后,陆远终于是穿越了这个一百多米宽的裂谷,当他站在晋省地块的时候,眼角的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家!我回来了!”
其他的几个人也都是轻轻的拍了拍陆远的肩膀,每个人的都是长舒了一口气。
陆远一边走一边打量着附近的建筑,这里的建筑基本上都被地震给摧毁,而且满地的都是各种火山灰和熔岩的痕迹,到处都是一片焦黑。
“这里我已经可以确定了,这里就是当时我带人建立的一个幸存者基地!没错!就是这里!”
其他的几个队员也都是纷纷的错愕,眼前的这块地方实在是太大了,虽然已经被摧毁了,但是他们还是能够看得出来这里当时是有多么的宏伟。
不良总裁欠收拾 听香
远处一个身材佝偻的老者正在地上捡拾着一些废旧的物品,看样子应该是准备回去搭一个窝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