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0ss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要做秦二世-第572章高居王座之上,看一場人性的醜陋!(第二更)看書-cuauj

我要做秦二世
小說推薦我要做秦二世
一言出,整个大殿在一瞬间死寂,这句话落在嬴杰身上太重,足以让他死。
毕竟谁敢承担这句话下的后果。
别说是嬴杰了,就算是渭阳君嬴傒也不行,毕竟此刻有些事情还是有规矩的,一旦玩儿脱缰了,长信候嫪毐便是最大的警示。
同样的这一番反问,不仅针对嬴杰,也针对今日朝堂之上的群臣,只要是反对此事,就必须要想好与公子高为敌的后果。
公子高这三个字,重若千斤,在这一刻,就像是一座太古神岳一样,压在群臣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嬴杰一人突兀的站在大殿之上,举目四望,无一人相援,孤家寡人不外如是。
“公子……”
嬴杰之言,只出了公子二字,便听到渭阳君嬴傒站了出来,这一刻,他也有些无奈,他若是不站出来,宗室之中,必将会彻底与公子高交恶。
“先生言重了,公子高也是我嬴姓一脉的族人,是宗室之中,嬴杰之言,只是为了为了维护祖先法度。”
“这两者绝不能混为一谈,否则老夫便认为先生在挑拨宗室与公子高的关系。”
威胁!
当着秦王政的面,威胁范增,渭阳君嬴傒之霸道,不输于文信侯吕不韦与太后赵姬。
这一刻,嬴政眸子里掠过一抹阴霾,杀机一闪而过。
初戀之命運的邂逅
从蕲年宫杀出来,他已经好久没有被人如此无视了,更何况,这还是大秦朝堂之上。
只是此刻尚未结果分明,嬴政便没有多言,如今尚未他开口之时,毕竟只要他开口必然会一锤定音,而不是消耗秦王威信。
“渭阳君,你也不用威胁我范增,宗室的选择不是早就清楚了么,又何必呢!”
见到渭阳君威胁,这一刻,范增反击了。
他本身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更何况这一次他代表了大秦公子高,那位在西北之上手握三十万大军的嬴将,自然不会怂。
范增长身而起,凌厉的目光环顾群臣,随及掷地有声,道:“此行咸阳,范增代表着嬴将,代表着大秦公子高,渭阳君想要威胁我还请思量清楚!”
大殿之上,群臣纷纷看向了范增,他们没有想到一直以来,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的范增,一旦爆发,竟然是如此的霸道与凌厉,一个反击,便将宗室的发难完美的解决,反而将宗室晾在大殿之上。
而且此事之后,公子高与宗室的关系将会降至冰点。
玄浑道章
正因为群臣都看懂了这些,反而更加的束手束脚,他们都清楚,大秦公子高极有可能便是大秦的储君,一国太子,一旦得罪了,未来的后果可想而知。
我可能有個假師傅
“好了!”
见到大殿之上的局势大有失控的趋势,高居王座的嬴政终于是开口了,将范增与渭阳君制止,然后朝着尉缭等人,道。
“此事乃国事,更是军事,国尉以为如何?”
闻言,尉缭长身而起,朝着嬴政一拱手,道:“臣以为可以答应嬴将,但是在封赏之前,必须要派遣官吏核实战功!”
“我大秦有功者赏,嬴将率领大军征伐西北,战功赫赫,自然是当赏,臣以为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至于渭阳君担忧的此事从无先例,但是事急从权,从西北撤军回咸阳封赏,然后在从咸阳前往巴蜀,如此劳师动众,与国何异?”
“更何况,王上,此事并非没有先例,历代对于戌边将士的封赏,从来都是主将请功,朝廷派遣官吏勘查,然后封赏其战功。”
……..
芙蓉王妃:花轎錯嫁 安知曉
尉缭虽然执掌国尉,但是他是一个聪明人,是一个智者,他自然是清楚,宗室以及其他的人反对,其中的各种私利。
对于尉缭而言,他也有私利。
帮一把嬴高,就等于是帮了秦王政,也等于是帮助了他的儿子尉常寺。
“国尉此言差矣!”
昌平君芈启站起身来,朝着嬴政一拱手,然后朝着尉缭,道:“历来封赏只有边军将士不会返回,但是主将都会返回咸阳得到王上封赏。”
————
“如今,嬴将远在西北,尚未有回师之迹象,战争也没有落下帷幕,岂能轻率封赏之!”
说到这里,昌平君芈启指着昭襄王约法的铁碑,慷慨激昂,道:“王上,国尉,大秦先王铁碑约法,有道是,王不枉法,法不阿贵。”
“巍巍秦法,昭昭日月,岂能因为一个公子而乱!”
“王上就是啊!”
“秦法是秦国之根本,不能因此而乱…….”
见到群臣符合,李斯莞尔一笑,不由得心下感慨万千,当真是找死的人太多了,嬴高是一个公子,但是在西北的那位真的只是一位单纯的公子么?
不!
不是的!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
那是一位手握三十万大军,麾下门人坐拥五郡之地,更是手握大秦学宫,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公子。
而且那位的心狠手辣,杀伐果决,比之今上有过之而无不及。
对于嬴高,李斯很是忌惮,在他看来,这样的人,纵然是不能成为朋友,但是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
最好大家相安无事最好。
看了一眼芈启,尉缭没有搭理,直接是朝着嬴政一拱手,道:“请王上裁决,臣支持提前封赏!”
末日審判使
“臣也支持提前封赏!”
见到国尉一个人难以支持,李斯也是走出来,朝着嬴政一拱手,道:“都是为了大秦,秦法虽然严苛,但是公子所请,也不是违背了秦法。”
这一刻的朝堂之上乱成了一锅粥,一方支持嬴高所请,一方阻止,另外一方在观望,将人性之复杂一下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臣也支持提前封赏!”
半响之后,王绾开口了。
虽然心下有着不解之处,但是他心里清楚,既然李斯与尉缭都赞同,必然是得到了秦王的示意。
在大秦,秦王的意志才是最高的意志,任何人也不能违背,而且西北距离咸阳太远,公子高又背负着南下极南地的重任,适当的宽松是必须的。
“王上,大秦之中虽然没有先例,但是公子请赏此举,并未违背秦法,臣以为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