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o0k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三十不惑-496,飛龍在天讀書-mfaly

三十不惑
小說推薦三十不惑
夕阳渐渐沉入了水天相接处。
我催动真气,以密法传音入耳,朗声高叫道:“银龙。”
水底的银龙沉沉的低吼了一声,便扭动身躯,缓缓的浮出水面。
那庞大的身躯,顿时搅得平静的湖水波涛翻涌,气势恢弘。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银龙终于挣脱水面,冲天而起,带起一大片水花。犹如暴雨倾盆。
黑暗里,就着微弱的星光,也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银龙那庞大的身躯,像是一堵铁墙一般,散发着令人生畏的寒光。
1王9帅12宫② 郭妮
银龙直直的朝我所在的方向飞了过来,稳稳的落于我面前的草地上。
银龙张开血盆大口,王晓山蜷缩着的身体,顿时被他吐在了地上。
“恩公,你此去甚久,不知可否捉住那女人?如何不见你带她来?”银龙问道。
我干笑两声,俯身检查了一下王晓山,发现他还活着,水下稍安,这才说道:“你没看到,那自己是让她给跑了。此事说来活长,咱们先上路再说吧。”
“好的,恩公,你说,咱们现在去哪儿?”
“当然是神农山,我答应过你,要带你去一个对你来说,绝对安全的地方。在那里,你可以潜心修炼数百年,也不会担心有人打扰你。”我说道。
银龙点了点头,便将地上的王晓山衔了起来,甩在两支龙角之间,这才对我说道:“那咱们走吧。”
我纵身跳上龙脊,就见银龙四角一蹬,顿时挣脱大地的束缚,直冲九宵之上。
龙脊上,我掏出身上的手机,给朱照文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如果有武当的陈道长一行人来访,让他们可以去天心湖底的地下杜宅等我。
我又给沐雪也去了个电话,吩咐他,如果朱照文带着武当的陈师道和杜诗音到访,一定要盛情款待,决不可为难他们。
安排好了这一切,我才放下心来,一路直往西北方向疾行。等到银龙飞过天心城外,途经特别调查组驻地的时候,我方才止住它,落于郊外的农田里。
银龙自去藏身,我则带着王晓山一起,返回驻地。
不久前,他从这里被杜诗音救走,一定没想到,这么快就会故地重游。
我展开神识,立刻就发现了调查组的各部门,都还在紧锣密鼓的开展着各自的工作。
赵卫国也还没有离开,一个人坐在我的办公室里,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烟。
如今,列胜男不在了,天心警界就剩下他这一根独苗,看着他孤独寂寥的样子,我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今晚,我可以送给他一份惊喜,也算是对他坚守到这个时辰的一种回馈吧。
吸血鬼INTERLUDE 砂音
我拎着已然晕过去的王晓山,纵身进了院内,几个纵跃之间,已然停在了赵卫国办公室的门外。
重生之首席纨绔妻
把王晓山轻轻的放在门口,我伸手敲响了房门,便一闪身,纵身下楼,消失在黑暗之中。
赵卫国听见响动,打开门,走廊里的声控灯跟着亮了起来。他立刻用难于掩饰的欣喜声调大声叫喊道:“来人啦,快叫医生,快叫医生。”
我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纵身出了高达三丈的围墙,迅速往银龙藏身的所在奔去。
嫌疑人失而复得,赵卫国心头的压力,应该会小很多吧。
我相信,王晓山在死里逃生之后,又重新身陷囹圄,一定也有些感触,就是不知道,这次他能不能看透,会不会老老实实的,把他所犯下的累累罪行,全都公之于众。
我在树林的边缘,跨上银龙,再次开始了新的征程。
我不知道,那五位生命科学专家,在最近一段时日,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終極壹身
那些离开了我这个大祭祀的野人们,又将会变成什么样子。
还有金字塔里的那个通体散发着神性光辉的偶像,他到底是神仙,还是来自域外星球的变种?
罗天塔里,到底又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海棠闲妻
周子豪他们,有没有找到那个神秘的天坑?
还有我二爷爷,他老人家是否还活着?过得可还好?
沐老爷子和他女儿,一定对我满怀希望吧?
还有我的弘儿,他肯定已经学会了叫爸爸。
……
苍穹之上,我心潮澎湃,过去的我,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预知到,今天自己会站在龙的头顶,俯瞰万里江山。
我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白天离开紫宵宫时,杜诗音母子,站在神道上,眼神里那种钦佩和羡慕的神色。
隐隐约约之间,我是乎有一种预感,自己即将开创一个千年以来从未曾有过的壮举,统一五经,合五玉为一。
找出五经世家背后的秘密。
甚至,找到通往永生的密码。
银龙飞快的掠过万水千山,不知不觉间,已是月上中天,银汉灿烂。
远远的,我就已经发现,我们现在赫然已经处于卧龙岭的上空。
巨龙风驰电掣,转眼已过了卧龙村的位置。
新極品公子
忽然,在我的神识之中,居然隐隐感知到了下界的丛林之中,六道笔直的青气,直直的冲上云层。如同六把巨剑,直刺苍穹。
但当我定睛朝那个方向看时,却又一无所获。
我匆忙在龙脊之上大声问道:“银龙,你发现什么蹊跷吗?”
“恩公,我能隐约感知到,有六股不同的力量,自下界传来,隐隐有刺破苍穹的能量,但肉眼却对此不可见。故而没有出声。”
闻听此言,我暗暗点头,命令银龙降低了高度,深入水层之下。
蝕骨甜寵:餓狼老公纏上身
如水的月光透过云层,一缕继照射在雾气萦绕的森林上空。却仍然无法看见那六道青气。
“朝西边的那道青气去,”我在龙脊上,指挥着银龙,折而朝向正西飞去。
因为,我的心中,已经了然。
从前,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居身云端之上,纵览整片神农山的中心区域,直到今天,才机缘巧合之下,在云层之上,感知到了这六道青气的布局。
西方属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里应该是忘情川所在的位置。
银龙呼啸一声,转过一道弯,感知着天地间浓重的灵气,伸颈长嘶。
“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