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jfuf熱門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 線上看-第1253章:單身狗的嫉妒是可怕的推薦-1paf6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舞台下方,无数的观众们,一起跟着大声喊着。
“呼嚯!”
“呼嚯!”
“呼嚯呼嚯呼嚯!”
“Oo→o↗o→o↘~HO~~O→o↘o→o↗~~”
席爺每天都想官宣 公子安爺
在谷小白的现场,每次都是如此。
他不但可以震慑全场,可以统治舞台,他甚至可以让你参与进去。
有些男生,甚至已经把上衣都脱了,在舞台下,跟着那简单的舞蹈动作、拍打着自己的大腿。
这该死的参与感!
舞台上,伴娘们已经被逼得一路后退。
二十多个伴郎,侵略性十足。
双方已经近在咫尺!
突然间,江卫猛然一伸手,一把抓住了拓跋莫兰。
比怪病更可怕 完美組合
拓跋莫兰一愣,旁边的妹子们更是大吃一惊。
然后就看到江卫打横把拓跋莫兰扛了起来,转身就跑,跑到了伴郎团的后面,才把拓跋莫兰放下。
然后举起双臂:“Oo→o↗o→o↘~HO~~O→o↘o→o↗~~”
这一幕,让台下的人差点笑岔气了。
“我去,江哥!”
“这一招太高了!”
“对,就该这么办!”
“Oo→o↗o→o↘~HO~~O→o↘o→o↗~~”
江卫对着大家高喊完,猛然转身,抱住了拓跋莫兰。
然后深深吻了上去。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全场的气氛,一瞬间达到了最高潮。
伴郎们转身,围着江卫,大声的欢呼着:
“呼哈呼哈呼嚯!”
胜利了!我们胜利了!
这一吻是那么的长。
长到两个人似乎都不想分开。
拓跋莫兰几乎忘记了呼吸,忘记了自己身在哪里。
那一瞬间,往昔的一切似乎在她的脑海里盘旋。
和江卫的初见,和他的并肩作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他闯入了心房。
而当这一吻吻上去的时候,江卫也彻底抛开了那曾经在梦中见过的另外一种人生。
今生也好,来世也好,我只和你厮守!
欢呼声中,只有一个人不开心。
重生之银河巨 萝卜兔
鲜卑可汗,看着那个死孩子娶走自己的女儿,面色黑如锅底。
这会儿,看江卫竟然胆敢如此放肆,“嚓”一声,弯刀出鞘。
旁边,刘彻笑着举杯:“喝酒,喝酒,祝我们大汉鲜卑,永保太平!”
“嘶”一声,弯刀又归鞘了。
青春逝去 xujinzong
暂且饶这个死孩子一命!
日后再慢慢算账!
呸,如果不是打不过大汉铁骑,我砍了你!
“喝酒!”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舞台上,伴郎们欢呼声中,突然传来了一阵不和谐的叫声。
“汪汪汪汪汪!”
周先庭转头看向了身边的王海侠:“你干啥?”
现在的周先庭,还沉浸在之前的歌声里无法自拔。
和小白一起在舞台上,就是这种感觉,爽到不能自已。
没有小白在的话,这种感觉却少多了。
而这个时候,王海侠真不知道哪一根弦搭错了,竟然狗叫。
“这才是单身狗本来应该有的叫声。”王海侠道。
“对哦,有道理!”周先庭突然醒悟。
江卫找到老婆了,他们没有啊!
他们还是单身狗呢!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现实,不患贫患不均!
江卫觉得,再继续吻下去,自己就要憋死了。
终于放开了拓跋莫兰。
“跟我回家吧,公主大人。”江卫低声道。
“好的,我的将军……”拓跋莫兰红着脸道。
两个人的浪漫还没过一秒钟。
就听到旁边传来了一声怒吼:“叛徒!”
然后一个人影,把江卫扑倒在地。
“对,叛徒!”
灵武剑迹
“压死他!”
好几个人一起扑了上去,狠狠把江卫压在了下面。
刀疤纳闷地看着大壮:“你孩子都有好几个了,为啥还上去?”
“我也不知道啊。”大壮趴在周先庭的身上,使劲晃了晃道。
反正就是欺负一下将军呗。
下面,江卫都翻白眼了。
阴阳往事 四胡同6号
现场,又再一次笑炸场了。
这世界上啊,最靠不住的,大概就是男人的友情。
刚才还并肩作战呢,这会儿就已经反目成仇。
江卫已经把新娘抢到手了,但是婚礼还没有结束。
接下来,两个人还有许多的繁文缛节。
不过,这会儿就真的没有其他人什么事儿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大家下台,台上又交给了江卫和拓跋莫兰。
太常周平喜不自禁地上台,终于,终于又轮到我说话了!
崔仁兴等人,伸长了脖子看着后台。
咦,谷小白呢?怎么还不回来?
他们当然不知道,谷小白已经回去“双重投影”去了。
别人要经历一次,但谷小白要经历五次呢。
就算是玩个RPG游戏,五次估计都腻了。
崔仁兴哭笑不得:“难不成,我们花了这么多钱,就吃了这么一顿饭吧!”
其他几个人也都苦笑。
这个谷小白,为什么那么难见!
“各位,难道能够近距离欣赏这么一场高水平的演出,都不足以值回票价吗?”旁边,传来了一个略带口音的英文。
古穿今之萌妻駕到 璧海
来自日本的财团女婿兼继承人桑田英一,此时才刚刚从舞台上收回目光来,一脸的回味。
“或许你们不懂,先不说刚才这场婚礼的各种形制,礼节,排场,都让人叹为观止……若是我女儿什么时候出嫁,也要这么来一场。”
其他几个人都茫然,只有崔仁兴点头。
这世界上,多得是暴发户的婚礼,但能把一场婚礼办得如此有排场,还如此有文化,又有乐趣,真的是太少了。
“单说这种距离欣赏到小白君的演出,就足以让我铭记一生了……”
说着,这名中年男子,满足地叹了口气。
大家面面相觑。
之前,崔仁兴还很纳闷,为什么桑田英一也会跑来这次的婚礼。
毕竟桑田英一的旗下,虽然有各种产业,却唯独没有造船和航空。
现在他突然明白了,原来桑田英一是来追星的!
他竟然是谷小白的粉丝!
“小白简直就是一个rock star!”听到桑田英一这么说,彭帕·利金叹息道,“之前只知道他的MV拍的好,却没想到现场竟然如此优秀,如果小白再有巡演的话,无论如何都要看一场……”
“演出再优秀,也不值得我们这么赶来吧。”另外一个金发男子还是有点不爽。
毕竟这是好几百万的门票呢。
“那不如,再看看这些餐具?”桑田英一微笑。
餐具?
大家都低头。
桌上,全套都是胭脂红色的餐具,非常喜庆。
但红的淡雅,毫不俗气。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明代的釉瓷。每一个都可以在拍卖会上掀起腥风血雨的。”
桑田英一道。
絕世殺手之枝頭變鳳凰
“这是胭脂水釉碗,也就是买我那半个饭碗吧。”同样被安排在这张桌子上的付中栋表示很不屑。
完美老公進化論 戈微涼
你这一桌子,也就是买我七八十个饭碗而已,什么了不起的吗?
儿子,快点再给我买几个回去!
等等,待会儿酒席结束了,我能不能偷偷带几个回去?
什么叫排场?这就叫排场啊!
超级富豪的付中栋发现,自己特么的都羡慕嫉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