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i2jl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txt-第一百二十五章 化險爲夷看書-jg8js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保全听完突然暴起,上去了给了赵德柱一个耳光骂道:“你个龟儿子!那你就叫人直接封了我的店啊?勒令我们停业整顿,我那几个店都是租了5年的,现在什么都开不成了!我店里这么多伙计,都跟着挨饿,你说我怎么办吧?”
赵德柱无奈地说道:“那也不能怪我啊!你的店人家卫生局的一检查,羊肉汤都是加添加剂,食用油都是二次过滤油,碗筷从不消毒,连干辣椒,都是假的!卫生情况还完全不符合标准,人家不关你关谁的店啊?”
保全辩解道:“那也可以让我们整改啊,不能一下子都给我们封了!还不是你的龟孙儿,出的主意,让记者来拍!不然,根本就不至于封我们的店!”
赵德柱无奈地说道:“那你倒是改啊!投诉你们几次了,还不改!投诉你的人,可是你们河南老乡啊!”
保全委屈地说道:“你以为我不想改啊!得有钱改啊!要是我什么都用好的,你知道一碗羊杂汤的多少钱吗?谁还会来我这儿吃饭啊!都是我们河南老乡帮衬我的生意,他们吃的饱就行了呗!你不喜欢吃,你可以不来吃啊,为什么要投诉我啊?我老乡们,都挺满意的!”
耀月大陸
我插了一句,怪责赵德柱道:“这位仁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断人财路,等于杀人父母啊!你这是收了人家多少钱,就是为了给你的客户出气吧?这下可好,直接把这么多人的饭碗给砸了!”
保全哎了一声道:“就是这么回事儿,这位兄弟都看出来了,你为了那么点钱,让我们都吃不上饭了,我不找你算账,我找谁?今天我就在这儿,和你同归于尽!兄弟们,就是他让咱们没饭吃的!你们说怎么办吧?”
看着这群五大三粗的河南大汉们,手里舞者棍棒,我急忙大声地喊道:“好汉们,听我这外人说句公道话如何?”
保全看了看我说道:“你说吧,这兄弟说话还算实诚!”
我挤出了笑脸说道:“这位保全大哥呢,你有错!”保全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
我急忙说道:“你先听我说完!”然后指着赵德柱说道:“你也有错!”
然后顿了顿道:“我先说保全大哥你,卫生环境不行,就算是为了你老乡能填饱肚子,也不应该啊,万一吃出什么病来,对不起你老乡,你自己也赔不起啊!”然后挥了挥手,叫保全不要打断我。
我继续说道:“是不是想说也没出过事啊?那是没出事,不代表不会出事啊!再说了,就算没出事,你也只能做你河南老乡的生意啊!你不想想,你开餐馆,不是应该面对所有劳苦大众的吗?你做生意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赚钱,你赚到钱了,想怎么帮你老乡们不行啊?天天让他们免费吃,不是更好吗?以你现在的卫生环境,估计也就是能满足你的几个老乡了!”
然后对着赵德柱说道:“你也是,事情是该这么办的吗?你客户是气出了,可你没想想花钱出气,就可以欺负劳苦大众了,因为他一个人的气,就让这么多人丢了晚饭,这就是自私自利的表现。今天保全大哥仁义厚道,要是碰上不要命的,你早在街上了!对不?”说完,谄媚地对着保全笑了笑。
接着对着保全说道:“保全大哥,我给你出个主意怎么样?”
保全点了点头问道:“什么主意?能让我的店起死回生吗?”
我自信地说道:“可以,完全没问题!先这样,咱们的整改你店的环境卫生问题,还没钱没有了?”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保全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道:“有是还有点,可不多了!”
我笑着说道:“不用多,几万块钱总有吧?”
tfboys之与你相遇
流浪的人們
保全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把厨房全部改造一边,让外面的客人可以直接看见厨房里面,干净整洁透亮!买几台消毒柜,橱柜,到时我给你介绍一家,保证全国最便宜的!全店消毒,什么老鼠洞,蟑螂屎都清除干净。肯定都通过检查,勒令你停业,又不是吊销你们的牌照,永远不让你开张!食材必须得用上乘的,那点便宜货,帮你省不了多少成本,多卖几碗羊杂汤就回来了!”
保全摇着头道:“那也不行啊!这样我得多了多少成本啊,那我不是得涨价啊,我的老乡们,根本就吃不起啊!”
我哎了一声道:“你一碗羊杂汤都卖多少钱啊?20?30?你老乡都是什么人啊?工地佬?干苦力的?一天怎么也能赚个150,200块吧?一天吃一顿饱饭不过分吧?再不济,一个星期打次牙祭总是可以的吧?他们吃的是家乡的味道,不是为了图你便宜,你再便宜,还能便宜过路边的10元吃到饱啊?还能便宜过,买几个大馒头,一碗面条啊?”
保全想了想,嗯了一声道:“也是啊!”
我趁热打铁道:“你再想想,你这样不但可以做你老乡生意,是不是还可以改变,你们河南人不讲卫生的刻板印象啊?这羊肉汤,羊杂汤,烩面,蒸面好多地方的人都爱吃的,就算是广东人,有事没事的也回来吃上一碗啊!广东这地方,对于饮食文化是最包容的,只要好吃,他们什么都吃,不讲究的!他们可不会在乎你,一碗是20块,还是30块!人多了,你就可以薄利多销了,做出名了,你这也是算是地方特色饮食啊!想不赚钱都难啊!我再给你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好点子!”
所有人都好奇地看着我,竖起耳朵听着。
我招了招,示意保全过来,低声地和他说道:“你就在门口做些烧饼,免费的,不用做的很大,进店就一人给一张!”
保全不解地问道:“那我不是亏了?”
我解释道:“你想啊,人都是喜欢贪小便宜的,一听免费的,肯定就愿意来啊,一张小烧饼能要多少钱啊?又吃不饱,也噎得慌,更得进去吃碗羊杂汤了,要是你的烧饼做的好吃,他们是不是还得吃第二张啊?那你这钱不就回来了,你得舍得孩子,才能套到狼!”
保全满意地点了点头,赶忙挥手说道:“赶快放开这兄弟啊,这是财神爷!”
新婚不欢愉 卿筱
我扭了扭手腕,看了看赵德柱,他祈求的眼神望着我,我哎了一声,对着保全说道:“要不先放了他这个龟孙儿?都是啥深仇大恨的,别真伤着人!”
保全急忙挥了挥手,问我道:“还有啥要教我的吗?我多学学!”
赵德柱添油加醋地说道:“你真该学学,这可是大老板,手下有好几家酒家,都是整个广东省做的最大的!浪漫蚝情,听说过没有!”
保全摇了摇头,一脸的茫然。
自閉少女 撒謊的黑色
神醫棄妃,腹黑邪王極寵妻 不懶的貓
赵德柱哎了一声道:“一群乡巴佬,什么都不知道!”
我瞪了他一眼,忙说道:“别听他瞎说,都是小生意,小生意!不过,你听我的准没错,到时候生意火了,得给我打个折啊!”
保全拍着胸脯答应道:“没问题!还打啥折,免费,全部免费!”
傻子的燃情歲月 肖邦亂彈琴
这时外面一阵嘈杂声,仓库的门,被敲的震耳欲聋,一开门,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冲了进来,为首的是光头佬,后边跟着安仔,指着保全问我道:“老板没事吧?他是带头的吧?”
我急忙阻拦道:“你们干什么?我们谈生意呢?家伙都收起来,吓坏人!怎么来了这么多人啊?小黑呢?”
光头佬摸着光头说道:“他叫我们先过来,他说他有点事过不来,估计你没啥大事,最多是挨顿揍!”
我骂了句:“狗日的小黑!没事了,没事了!都散了吧,至于这么大阵仗吗?”
光头佬喃喃道:“那你给温伯说一声,温伯还等着呢!”
我哦了一声,给温伯打了招呼,表示自己没事。
温伯说,还是不太放心那个赵德柱,所以找人跟着我们,这才人来的这么快。
我对温伯又多了份信任,想事情比我周道的多啊,说了声感谢后,挂了电话,让人都散了。
然后安慰保全道:“没事的,保全大哥啊!以后做事,可不敢冲动了,你也不知道,别人都是什么人,不是各个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遇到不好说话的,打得你住医院不打紧,还得报警抓你呢!”
保全像是小鸡吃米似的点着头,惊恐地问我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啊?黑涩会?”
我急忙摇头道:“可不敢瞎说啊!我是正经的生意人,不然能给你那么多有用的意见吗?你说是不是?”
快去创造奇迹
保全嗯嗯地点着头。
因为保全耽误了我们追查贾院长,销售员也跟丢了。
我开着车,一路上埋怨赵德柱道:“你说,你办的这是什么事儿啊?正事全都给耽误了,你不是办事很妥当的吗?怎么杀个出二百五出来,差点让人给同归于尽了!”
赵德柱不再是那副万事成足于胸的表情了,搭了着脑袋说道:“马有失蹄,人有失误啊!这事我办的是不太稳妥,谁会想到呢?知道,我多带点人了!”
我呸了一声道:“这和多带点人,有半毛钱关系啊?这事就不该这么办?你不是讲道理的人吗?怎么还能断人财路呢?再说,你这可不是断人财路啊,你这是断人温饱啊!人家不找你拼命才怪呢!”
赵德柱脸上挂不住了,反驳道:“做错事,还不让人说啊!你放心,我交代的事,我肯定做好就是了!”
我哎了一声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做事有时候也别太自信了!像我以前也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的,有了钱,什么事都能解决的!可你看我现在,内忧外患的!一睁眼睛就是欠了银行几千万,说不定哪天就跳楼了!做什么事,都得稳妥,给自己和别人都留条后路!”
赵德柱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古镇的项目一期地下终于完工了,项目也初见雏形,陆续开始有人关注我们的项目,也开始有投资商来洽谈,签了几项定向投资后,却因为知道不再是万众投资,而都撤回了。耀阳有些丧气,开始质疑我的决定。
我安慰他道:“你要想干出一番事业来,就得彻底脱离万众才行!我和万众有种千丝万缕扯不清的关系,我没法脱身,你不一样,你要经营的是你自己的事业,就得自己独立出来,老打着万众的旗号,不就是受制于人,你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话语权啊!?这个项目打出名声来,就没人不认识不张耀阳了!你得有这个信心啊!”
耀阳还是气馁地说道:“这项目太大了,刚开始没想过做这么大的盘,你说让我建几栋商业住宅,我还能接受!可现在来的投资商,不是国内顶尖的厂商,就是名牌央企,还有国外代理商,都是那种气势逼人,专业冒尖的人才啊!一说话,都是专业术语,我都打怵,听不懂啊!我真是狗肉上不了大席啊!”
蓝山之恋
我鼓励道:“你的自信都让狗吃了啊?以前你眼里有过谁啊?怎么这回儿,变成个怂包了!你堂堂几个亿大项目的老板,你还需要怕谁吗?谁找你,都是求着你啊,你怕啥,不懂就学呗!他们说什么,不懂得,就让他们说明白点!我也没听说那个老板什么都懂的!造火箭的,有几个会开火箭的?卖卫星的,有几个懂造卫星的?有些东西,你找人给你壮胆啊!王鹤同呢?不会回万众了吧?”
耀阳终于露出了笑脸说道:“没有,我哪可能放他走呢,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牛脾气,不过我惯着他啊,有本事的人,就得惯着他!不过,是真的忠心,也不舍得这个项目!万众那边的人,是真坏啊,调王鹤同回去好几次了,都给他拒绝了!铁子!我是真喜欢他!”
我嗯了一声嘱咐道:“看好了,还有啊,多找些技术人才过来,财务,销售,建筑方面的,以前很多都是万众调过来的,现在分家了,肯定很多人得走,你得有自己的一队班底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