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9is优美都市言情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ptt-第130章:佛子大人,請留步(08)-5xh79

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小說推薦快穿之男神又蘇又甜
常清扶着周大娘子坐在椅子上,唐果看了眼院子,说道:“你家小儿子毛毛,年纪还太小,他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你看见他后千万别哭,容易影响他神魂。他这种小鬼灵台不是很清明,很容易受至亲之人的影响,一个不慎就容易失去清明,变成盲目攻击别人的恶鬼。”
周大娘子听得认真,如捣蒜般点头,用袖子擦干了眼泪,憋着气没让自己继续哭。
常清瞪眼看着唐果,满脸震惊。
鬼王大人又双叒叕地开始骗人了!
虽然至亲之人是会影响魂魄灵台清明,但那也是在受了大刺激后,小鬼什么都不懂,就算知道自己死了,只要不是自己父母亲手杀的,多半是不会引起小鬼失去神志。
唐果就是不想听他们啼啼哭哭,骗就骗了,少哭一会儿,可以多和小鬼说会儿话么,她觉得没什么不好。
要哭,等他们走了再哭吧,哭破天都没事。
……
唐果摸了摸鬓发间的槐木簪,若有所思地看了周大娘子几秒,还是决定让徐茂生也出来与他们见一面。
她袖摆轻轻挥了一下,浓郁又阴冷的鬼气瞬间包围整间厨房,唐果看了常清一眼:“会净灵咒吗?”
常清不明所以地点点头:“要我念净灵咒吗?”
“嗯,我放出的鬼气太浓郁,生人一般受不太住,你用净灵咒护持住她。”唐果叮嘱道。
常清奇怪地看了她一眼,问道:“唐姐姐何必这般费力放出鬼蜮,直接给周大娘子开天眼,无需太久,一炷香的时间即可。”
唐果神色复杂地看了常清一眼,反问道:“你会吗?”
常清摇头,他才当了多久的小和尚,也就只会几个简单好用、服务生活的口诀法咒,开天眼这种事情他暂时还办不到,不过再过几年他就可以学了。
唐果意味深长地反问道:“你觉得我会?”
常清:“……”
忘记了!一路上跟着鬼王,只觉得对方法力强大,但下意识忽略了,这道法……她可能还真不会。
唐果:“赶紧的,我放鬼蜮,你用净灵咒。”
常清默默举手,气弱道:“净灵咒我只能用一炷香的时间。”
唐果偏头看向周大娘子,无奈道:“只能一炷香。”
周大娘子愣了几秒,但还是点了点头:“可以,唐姑娘,谢谢你。”
“准备好,我就开始了。”
唐果低垂下眉眼,腰间的蛟铃突然剧烈地摇晃,清脆悦耳的铃声响彻灵台,让人深思清明。
屋内另外两人都看不见她阖上的眼睛已经全部变成黑色,根本不见眼白,随着她眼眸阖上,屋内渐渐多了一道身影,一个身高刚超过膝盖的崽崽焦急地踮着脚,扯着唐果的裙裾,青白的小脸上是焦躁的神色,隐隐有些委屈。
“毛毛——”
周大娘子看着出现在屋内的孩子,立刻扑了过去,但是却扑了个空,从毛毛的魂体中穿了过去。
摔在地上的周大娘子愣怔住,回头看着也吓住的毛毛,崽崽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然后哒哒哒地跑到周大娘子身边,伸手想去拉周大娘子。
“娘,你终于看见毛毛了……”
小孩子稚嫩的童音响起,唐果微微张开眼睛,韵黑的双眼平静地望着一人一鬼,轻轻叹了口气。
……
常清注意到唐果眼中的异样,看到她满目浓重的阴煞之气,吓得差点儿跌坐在地上。
直到这一刻,常清才清楚的认识到,眼前这位白衣女鬼是位鬼王,还是王中王。
这天下估计再也找不到如她这般鬼气与煞气缠身的鬼神了。
唐果走到常清身边,对他挑了挑眉梢,从袖口的内衬袋中取出一条缎带,随手蒙住了眼睛。
“怕了?”唐果戏谑地问道。
常清默了两秒,点点头,但又飞快摇了摇头。
“不怕的。”常清小声说道。
唐果勾唇笑得轻愉,敲了他的小光头一下,从鬓发见将槐木簪抽出,抬手揪出了一道魂体,随手抛在了周大娘子和毛毛身边。
常清意外地看着唐果,又看了眼立在屋内的青年男鬼:“那是……”
妖孽老公我不乖
权倾天下之腹黑枭后
“徐茂生。”唐果波澜不惊地说道。
笑傲江湖之當淫賊遇上尼姑
话音刚落,鬼蜮破开了一角,玄尘从容踏进鬼蜮内,将不解的目光投了过来。
常清悄悄松了口气,朝玄尘微微躬身道:“小师叔。”
玄尘走到唐果身边,目光落在缚在她眼前的缎带上:“为何遮住眼睛?”
唐果弯着唇,语气松快道:“怕吓到人啊。”
“你家小师侄刚刚就被吓到了。”
玄尘看了常清一眼,淡淡道:“还需要历练。”
常清立刻垂首道:“小师叔说的是。”
玄尘问道:“你开鬼蜮做什么?”
“我不会开天眼。”唐果说的理所当然,抬头对着玄尘的脸,伸手摸了摸他肩膀,淡淡叹了口气,“蒙上眼睛真不方便。”
玄尘拨开她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神色威正道:“你看得见,别装。”
唐果摸了摸鼻尖:“……”
“怕我靠近你?”她问道。
玄尘没说话,捏了一道净灵咒打在周大娘子身上,驱除了她周身包裹的鬼气。
“你的鬼气对生人伤害太大,不要随便用出来。”玄尘告诫道。
打工的舰娘 染墨的樱花
唐果摊了摊手:“我有让常清给毛毛娘亲念净灵咒,只是他道法不精。”
“以后若遇上这事,让贫僧来。”玄尘不由分说地补充道。
唐果闻言只是眉弓轻轻挑了一下,脸上是丝毫不减的笑意,但也没说什么。
愛上那個混蛋 尤知夏
佛子大人竟然还想着以后呢,真是意外。
……
“那只鬼就是徐茂生?”玄尘问。
天羅變 無良嶽少
唐果点头:“就是你在归元河遇上的那四只水鬼之一,我见他身上没有背负什么孽债,便将他收进了养魂木中,他被那些水鬼欺负得狠了,魂体还是有些不太稳。”
“剩下的两只水鬼呢?”玄尘问。
唐果双手背在伸手,淡淡道:“我不是开了鬼门吗?让纸鹤去地府给崔判官送了信,让他派鬼差去河底将那个聚阴法阵内的水鬼给拘回地府。”
玄尘淡淡地嗯了一声,不再追问经过,至于水鬼会不会逃这件事,他根本不操心。
唐酥是万鬼之王,且又具有神念,手段通天,区区两只小水鬼还逃不出她的掌心。
……
唐果看着灶膛的火已经灭了,拉了张小凳子,白色的裙摆堆在地上,裙裾上描刺的文殊兰隐隐流转着金芒,玄尘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这才注意到她身上的确是有许多与佛门相关的东西。
佛宗有五树六花,文殊兰和地涌金莲皆在其中,寻常极少有人会将这些花纹绣在衣服上,但这两种物相出现在她身上却只会让人觉得相得益彰,并生不出半分违和感。
史上最强乌鸦嘴 心悦会员
“玄尘。”唐果抬头喊了一声。
染指帝國首席:老公,別鬧 桃花朵朵香
玄尘低头疑惑地看着她:“怎么了?”
“我觉得元齐村的鬼祟,可能是道门之人故意养的。”唐果单手杵着下巴低声说道。
玄尘眉头拧起来,摇头道:“虽不能说道门中人皆是向善之辈,但他们向来注重声誉,应该不会养鬼祟来毁掉道宗门派的清誉。”
“也不是说如今还是道门之人,可能是中途叛出了宗门,转成了邪修。”唐果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玄尘点点头:“这不是没有可能。”
唐果脸色不太好看,沉声道:“我记得……自我灵躯被毁,那之后邪修和邪佛猖獗了很长一段时间,道宗和佛门还有其他宗门不得不联合围剿邪修,那次邪修一脉元气大伤。百年后我又在长楹府化身鬼神,将长楹府更名为麟磬鬼城后,只身去挑了邪修的老窝,追了他们两百年,几乎将他们连根拔尽。当时少有的几个邪修也都保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所以我便没有斩尽杀绝……”
“修道之人,无人不知我对邪修厌恶,这些年应该也没人那么不开眼,跑去修邪道吧?”
玄尘只是对唐酥成鬼王之事略有耳闻,倒是不知道其中那么多细节,他诧异地观察了唐果几秒,陷入了漫长的沉默中。
常清摸着后脑勺,小声提醒道:“唐姐姐,其实也不一定。”
唐果意外地问道:“你知道什么?”
“唐姐姐应该知道,修道之人重传承,即使当年你追杀那些邪修,他们肯定也有留下传承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藏起来的传承难免会有人发现,刚入门的修士多半是不知道麟磬城和邪修之间的恩怨,所以得到传承后藏起来修行也不是没有可能。”
“还有……你当初放过了一些邪修,这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很多人兴许也以为你不再追着邪修不放,所以自然胆子也就变大了,想要踩线试探一下,也说不定。”
盛世九歌 白鬼
唐果认同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你这小脑袋瓜还能想到这些,说得的确有道理。”
“不过有些人怕是不挨打不长记性,我睚眦必报的性子可不是传言,当初放过那几个邪修,主要也是因为他们刚入门,还没来得及谋害人命,不然早就一刀送他们归西了。”
常清缩了缩脑袋,躲在玄尘身后,揪住了玄尘的衣袍。